七日后,司命方才醒转。
      “为什么她睡了这么久?”简单的木屋内,斐孤守在石榴前,看那颗巨大的石榴无时无刻都运转着淡紫色的灵光,像是汇聚了所有灵气般源源不断地往里输送。
      “她伤太重了,她想挣脱牵魂契,将神魂注入了命剑与牵魂契对抗,正是雪上加霜。那个和你对打的人,叫什么名字来着?身上好似有她大半神力罢?她本来也不过是强弩之末,硬撑至此罢了。”
      剑灵的语气听不出是揶揄还是落井下石:“这些神仙一个比一个倔,不过我还挺欣赏的,试图挑战我主人的阵法,有趣。可惜,这天上地下,还没人能战胜我主人的阵法。”
      斐孤突兀地想:没人能战胜你主人,那你主人又为何会身死道消?
      他望着那巨大石榴,抬手去触了触,转念微微叹道:“我是不是真的太过强求了?”那邪气漂亮的面孔上尽是迷茫之色,“才令她也伤重至此。”
      剑灵立即来了精神,见缝插针道:“当然了!你放过她也放过你自己,岂不是皆大欢喜?她这性子,我估摸着得和你斗个不死不休,你又何必……”
      “不对,她喜欢我的。”斐孤打断他,喃喃道,“她喜欢我的……”
      剑灵彻底无言,气不打一处来:“算了,随便你。她快醒了,你好自为之,我睡了,别来烦我。”
      剑灵再不出声了,斐孤一语不发,只沉默地守着那颗石榴,直待叶瓣舒展,他才猛地起身,刚踏出一步,又犹豫地退后,不知是否该上前。
      但司命已然醒转,见了这巨大怪异的石榴,立刻翻身坐起。
      这里很奇怪,这颗圆滚滚的漂亮石榴有些滑稽的可爱,她身下通红的果实铺满花床,一颗颗柔和清灵,不似凡物。
      她忍不住抬手触了触,闻着甘甜的果香,心情难得有些愉悦。再加上她的身体好了许多,体内灵气充沛,像是泡了舒缓的灵泉,整个人再不复之前的焦躁虚弱。
      但在她见到斐孤的瞬间,依旧冷了脸,召出了恨水,摆出攻击之态:“又是你。”
      斐孤本是忐忑不已,听她毫不客气地开口,紧绷的神经反而放松了。
      他挂上了从前的笑容,平和道:“苦楝,你省省力气罢,在这里你杀不了我。”
      司命冷冷打量他,看他面容、手臂恢复原样,环顾四周,除了那颗消失的古怪石榴,不过是一间寻常不过的简单木屋,陈设简单,只有地上的花毯漂亮别致。
      “你又在玩什么把戏?”她杀意不减,已然挥剑劈来。
      斐孤徒手格挡,剑刃割破他的手心,刹那鲜血淋漓。
      司命神情不变,还要再动作,长剑径直从斐孤手心抽回,他依旧维持紧握的姿态,任由剑刃来回割伤他,从他手心发出些微的沉闷声响。
      待恨水一抽离,司命便立即凝神施法,欲备战斗,斐孤只笑笑抬起手,叫她看自己完好如初的手心。
##########
<bdo id='RPEIPDxs'><q></q></bdo>
    <var id='YUMfcyaP'><del></del></var>
      <bdo></bdo>
      <xmp id='aHq'><bgsound></bgsound></xmp><legend id='GSrfG'><l></l></legend>
      <option id='BLyfF'><dir></dir></option>